過期藥流入農村 媒體:為什么農村總當“接盤俠”
本文摘要:最近,有多家媒體又關注起過期藥的問題。我國每年產生的過期藥多達1.5萬噸,但過期藥的回收一直沒有得到系統化的有效解決。一方面,多數市民把過期藥當做普通垃圾進行處理,可能污染環境甚至污染飲用水。另一方面,一部分過期藥品非法流入市場,比如農村小

  最近,有多家媒體又關注起過期藥的問題。我國每年產生的過期藥多達1.5萬噸,但過期藥的回收一直沒有得到系統化的有效解決。一方面,多數市民把過期藥當做普通垃圾進行處理,可能污染環境甚至污染飲用水。另一方面,一部分過期藥品非法流入市場,比如農村小診所。

  過期藥流入農村,不是新鮮事了。前兩年就有媒體報道,有一些專門回收藥品的人活躍在城鄉之間,從城市低價回收,然后到農村高價賣出,形成了回收、販賣“一條龍”。城市回收藥品在農村的流向主要有:直接賣給地處偏僻、進藥不便的農村私人診所;在集散地加工處理,將過期藥換上新包裝,打上新批號,轉賣給當地小藥店。

  回頭看,這些年來農村真是做過不少次“接盤俠”了。比如山寨假貨橫行農村市場,“粵利粵”冒充“奧利奧”,“洽洽瓜子”變身“治治瓜子”,“康帥傅”混珠“康師傅”等等。還有污染“上山下鄉”。一些污染企業在城市待不下去,便轉移到農村,一些有害工業廢物,也被偷偷傾倒到農村。

  這方面我個人也深有體會。每次回老家,我媽都會說家里的東西多么便宜,城里多么貴。我每次都苦笑不已,新聞資訊,除了蔬菜便宜可以理解,其他的東西過于便宜,只能是以犧牲質量和安全性為代價。

  無論是過期藥還是山寨假貨,之所以瞄準農村,無疑都考慮到農村人收入水平低、買東西圖便宜、辨別能力差。但圖便宜不是原罪。無論哪里的人,對便宜的東西都沒有太大的抵抗力。假如城市里的超市也充斥著“粵利粵”和“康帥傅”,很難保證沒人受騙。是有力的監管保障了城市居民的購物環境。

  “貪小便宜吃大虧”說的只是一種現象,不代表理應如此。不法分子挑農村下手,更是看中了農村的“制度優勢”,簡單地說,就是監管薄弱。同樣的作惡,在農村比在城市更不容易被發現,即使發現,處罰也更輕。這才是農村總當“接盤俠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這其實是城鄉二元結構在監管方面的體現,農村遭遇的是監管歧視。當我們談論鄉村振興、美麗鄉村的時候,監管體系的城鄉一體化應該是題中之義,其重要性不亞于基礎設施建設。當然,目前城市里各方面的監管也并非足夠完善,只是農村需要補的欠賬更多。

  農村地區淪為人人能捏、人人敢捏的“軟柿子”,新聞資訊,對農村居民的身體健康形成了巨大的威脅。而這種狀況如果得不到治理,又會反過來危害城市,比如被污染的土地種出來的蔬菜糧食會銷往城市。我們必須意識到,城市與農村是一個命運共同體。農村不應該永遠是監管的例外。

相關內容